暖风机

代表“爱问” 旁听席“秒回”

时间:2021-11-22 05:5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人代会的审议现场常常是一个圆形,代表围坐四周。圆形旁边,还有一排座位,几位佩戴证件的工作人员坐着低头记录,只有纸笔发出声响。 3月9日一早,审议还没开始,一位国家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就将3页纸递给孔晓艳代表。我昨天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GDP的增长率和

  人代会的审议现场常常是一个圆形,代表围坐四周。圆形旁边,还有一排座位,几位佩戴证件的工作人员坐着低头记录,只有纸笔发出声响。

  3月9日一早,审议还没开始,一位国家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就将3页纸递给孔晓艳代表。“我昨天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GDP的增长率和财政的增长率不一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复。”全国人大代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天津滨海柜台交易市场股份公司董事长孔晓艳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那几页纸是正式的书面打印,还留下手写印记。“是因为计算方法不同,GDP计算会涉及专门的系数。”

  孔晓艳对答复感到满意,为了这个系数,工作人员早上专门给统计局打电话,请教专业的算法。

  审议正式开始后,全国人大代表、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李巍拿起话筒,向坐在旁听席上的人提问:“今天发改委和财政部的人都在,我也借机会问问。”

  “因为我女儿今年高考,我特别关注高等学校本专科招生人数。”他注意到,2017年招收761.5万人,2018年计划招收755万人。“据我所知,我女儿班上的人数比过去多多了,都是‘世纪宝宝’,2000年左右出生的孩子特别多。”李巍皱着眉说,为啥考生多,招生却少了?

  “感谢您的提问,我去社会发展司请教一下。”话音刚落,又一位代表提出了疑问:“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5.1%,但GDP的增速是6.9%,这是不是说明二氧化碳的排放还在增多呢?”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纳闷儿。

  “这项工作是气候司具体在做。绝对值在增加,因为发展的规模还在扩大,但相对值在控制,尽最大能力降下来。”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回应。

  代表们“大脑跟着报告转”,问题一个接一个。孔晓艳又问了一个关于地方债的问题:地方债的限额怎么定?

  财政部的工作人员回应,在全国“总的盘子”下,考虑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包括给欠发达地区安排专项资金等。“您这个问题很专业,我再跟预算司交流一下,地方债务总体上要风险可控,又要满足各地发展的需要。”

  “我就是爱问。”孔晓艳笑着说,“代表来自各行各业,不一定是某一方面的专业人士。可能提的问题是比较基础的ABC,但却是我们关注的问题。老百姓的问题到了专业部门能转化成工作中能加以解决的问题就可以了。”

  她说,每一次审议相关政府报告时,国务院各个部门的人都会来到各个代表团。“他们水平都很高,全程听取代表的意见。当时能回答代表的,全都认真回答,觉得回答不够周全、不够专业的,通常第二天给书面的答复回来。”

  讨论结束后,一位国务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最后一个走出会场。“我们已经连续3年到各个团组听会了。有些部门直接回答代表的问题,我们则是把比较重要的建议转给相关部门,由他们来回复,有可能会给某一个代表具体的回复。”

  国办工作人员的记录与大会秘书处的简报不同。后者更简略宏观,记录人员用电脑打出来再给代表签字确认;国办工作人员则用笔记录,以问题为导向,只写干货,“原汁原味”,更口语化,尽量保留鲜活的例子和语言,甚至保留了感叹词。

  下团组的第一年,国办工作人员在5天时间里,一共记录了8000多条意见建议,汇总出538条具体意见。最终在政府工作报告的60多处修改中,有一半来自旁听人员现场记录的意见。

  “我提议以热烈的掌声对他们表示感谢。”主持人的话引起代表们的积极响应。“那么厚的材料,代表问题问得很深入,体现了高度负责的精神。”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杨杰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年03月12日 06 版)

  人代会的审议现场常常是一个圆形,代表围坐四周。圆形旁边,还有一排座位,几位佩戴证件的工作人员坐着低头记录,只有纸笔发出声响。

  3月9日一早,审议还没开始,一位国家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就将3页纸递给孔晓艳代表。“我昨天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GDP的增长率和财政的增长率不一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回复。”全国人大代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主任、天津滨海柜台交易市场股份公司董事长孔晓艳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那几页纸是正式的书面打印,还留下手写印记。“是因为计算方法不同,GDP计算会涉及专门的系数。”

  孔晓艳对答复感到满意,为了这个系数,工作人员早上专门给统计局打电话,请教专业的算法。

  审议正式开始后,全国人大代表、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李巍拿起话筒,向坐在旁听席上的人提问:“今天发改委和财政部的人都在,我也借机会问问。”

  “因为我女儿今年高考,我特别关注高等学校本专科招生人数。”他注意到,2017年招收761.5万人,2018年计划招收755万人。“据我所知,我女儿班上的人数比过去多多了,都是‘世纪宝宝’,2000年左右出生的孩子特别多。”李巍皱着眉说,为啥考生多,招生却少了?

  “感谢您的提问,我去社会发展司请教一下。”话音刚落,又一位代表提出了疑问:“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5.1%,但GDP的增速是6.9%,这是不是说明二氧化碳的排放还在增多呢?”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巍纳闷儿。

  “这项工作是气候司具体在做。绝对值在增加,因为发展的规模还在扩大,但相对值在控制,尽最大能力降下来。”发改委的工作人员回应。

  代表们“大脑跟着报告转”,问题一个接一个。孔晓艳又问了一个关于地方债的问题:地方债的限额怎么定?

  财政部的工作人员回应,在全国“总的盘子”下,考虑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包括给欠发达地区安排专项资金等。“您这个问题很专业,我再跟预算司交流一下,地方债务总体上要风险可控,又要满足各地发展的需要。”

  “我就是爱问。”孔晓艳笑着说,“代表来自各行各业,不一定是某一方面的专业人士。可能提的问题是比较基础的ABC,但却是我们关注的问题。老百姓的问题到了专业部门能转化成工作中能加以解决的问题就可以了。”

  她说,每一次审议相关政府报告时,国务院各个部门的人都会来到各个代表团。“他们水平都很高,全程听取代表的意见。当时能回答代表的,全都认真回答,觉得回答不够周全、不够专业的,通常第二天给书面的答复回来。”

  讨论结束后,一位国务院办公厅的工作人员最后一个走出会场。“我们已经连续3年到各个团组听会了。有些部门直接回答代表的问题,我们则是把比较重要的建议转给相关部门,由他们来回复,有可能会给某一个代表具体的回复。”

  国办工作人员的记录与大会秘书处的简报不同。后者更简略宏观,记录人员用电脑打出来再给代表签字确认;国办工作人员则用笔记录,以问题为导向,只写干货,“原汁原味”,更口语化,尽量保留鲜活的例子和语言,甚至保留了感叹词。

  下团组的第一年,国办工作人员在5天时间里,一共记录了8000多条意见建议,汇总出538条具体意见。最终在政府工作报告的60多处修改中,有一半来自旁听人员现场记录的意见。

  “我提议以热烈的掌声对他们表示感谢。”主持人的话引起代表们的积极响应。“那么厚的材料,代表问题问得很深入,体现了高度负责的精神。”



衡水赛莱冷暖设备销售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销售和售后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主营业务为暖风机,热风机,取暖器,电加热暖风机,大功率工业暖风机,冷气机等工业冷暖设备。暖风机,取暖器,热风炮,热风机热销中。